Diego

Message(会写新闻稿的黑客才是好烘培师)

背景是S4 05,根妹独自去对付金毛,毫无音讯。宅总对Shaw说了那句at any cost后,Shaw无论做什么都会想起Root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


轻重不一的脚步声,时不时响起的电话,周围嘈杂的对话,还有敲击键盘的声音。报社里人来人往,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寻找最劲爆的新闻里,没人注意到隔间里的这位盘着头发,架着黑框眼镜的女人,薄薄的镜片无法削弱丝毫女人眼神里的杀气。女人透过镜片恶狠狠地盯着这个新闻稿快写完,但还没保存好,就死机的电脑。



电脑好像一点都不怕这位女士,在这种眼神威胁下,不仅毫无反应,Shaw用力地敲了几下键盘后,居然还彻底黑屏了。



太好了,Shaw想,算了,反正也写不下去,这下就不用交稿了。



这次的号码是报社里的一名记者,因为Reese前段时间经常在上班时间失踪,最近被女上司看得很紧,而平时那位装惯记者的疯女人又杳无音讯,于是Shaw只好硬着头皮接下这次盯梢的任务,其实她更想出去打探女人的消息。



报社的生活也真的是无聊,不就是政客在演讲时带错稿,忘词出丑,这种无关痛痒的新闻,还要大作文章。这群无知的人真的是活在幸福的小世界里,没见过凶险的大世面。



无聊的Shaw往后倒去,整个上身的重心都放在椅子靠背上,任由眼镜随意地从高挺的鼻梁上滑落一点。她宁愿拿她的小型冲锋枪MP5K-PDW出去射穿几个Samaritan特工的膝盖,也不想在小隔间里打着没营养的新闻稿,做普通的记者,逐渐在这种朝九晚五的生活里腐烂。上次疯女人保护号码,居然不叫上她,自己在酒店单挑Martine,想到这里,Shaw翻了个白眼,也不知道女人怎样了,就那瘦胳膊细腿的,Harold的机器会保护她的吧?



Shaw揉了揉颈后酸胀的肌肉,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时钟,时针指向12点,已经是中午了。只是坐在椅子上,对着电脑三个小时而已,这仿佛已经是对颈椎的极大折磨。还真的不知道那疯女人怎么可以对着电脑一整天,一直看着枯燥的代码。



经过一阵胡思乱想,心情逐渐平静下来的女人,按了电脑的重启键后,扶了扶眼镜。最后一次见到Root的时候,她是一位戴着眼镜的记者。这次任务,要装成一名记者进入报社,时刻观察号码的动态。Shaw来报社前,不知觉地戴上眼镜,毫无理由地认定记者就应该是这副模样。



再次打开Word文档,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之前打了什么,Shaw随便打了几个字后,又按下Back Space将字删掉。那疯女人好像想要Harold给我带Message来着,不知道她当时想跟我说什么呢?Shaw摇摇头,试图不去想那条神秘的Message,将注意力转移到新闻稿上来。



反复删改了几次后,Shaw终于打出完整的一句话,身边突然响起办公室助理的声音"Carmen小姐,有人给你送了一个蛋糕"



Shaw疑惑地接过蛋糕。纯白的包装盒,没有任何标志。她低头打开盒子,里面是圆形的芝士蛋糕,上面用巧克力酱画着一个笑脸,还有一颗红色的樱桃,放在笑脸的鼻子处,就跟那次在Vegas与另一个女人喝鸡尾酒时,泡在酒里的樱桃一样,鲜红欲滴。



"Hey,Sweetie,喜欢我给你做的蛋糕吗?"耳机里传来熟悉的甜腻声,Shaw惊讶地抬起头,似乎觉得女人就在她身旁。



还没等Shaw开口,Root软糯的声音继续刺激她的神经"Sameen,你戴着我的眼镜?比我戴得好看呢" Shaw抓下眼镜恼羞成怒,往桌上一扔。"所以你还在监视我?"矮个子女人拿着蛋糕一下子站了起来,左右张望,想要找到女人的藏身之所。



抬头发现天花板中间的摄像头,Shaw不顾周围惊讶的眼光,大步走到报社的中央,毫不犹豫地踏上一张椅子,再跨一步,踩着桌子,终于可以平视天花板上的摄像头了。



看着Shaw拿着蛋糕,好像恨不得隔着摄像头糊自己一脸蛋糕的样子。Root连忙解释道,"只是忙里偷闲,问候一下你,没必要这么凶吧(No need to be rude) Sameen." 叫她的名字时,总是带着一点小鼻音。Shaw觉得自己都能看到Root在摄像头另一边妩媚的神情。



出乎Root意料的是,Shaw并没有往摄像头砸蛋糕,而是用食指蘸抹了一下蛋糕,然后伸进嘴里。



浓郁,粘稠的芝士蛋糕,入口即化,口腔一下子充满芝士混合着巧克力酱的香甜味道。"还不错。"Shaw满意地说道。



看到Shaw舔手指的可爱模样,Root深深倒吸了一口气,咽了咽口水继续道,"喜欢就好,还有我恢复了你没保存的文档,并修改了一下,就在电脑桌面上。"女人说完,匆匆挂断通话,生怕自己紊乱的呼吸会被Shaw 发现。



"Root?"只留下还站在桌子上,吃蛋糕的小矮子。

"Carmen小姐,你站在桌上究竟想干什么?你的稿子写完了吗?写完就赶紧交给我。"Shaw从桌子上跳下来,瞪了催稿的编辑一眼,吃着蛋糕,不满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接着就看到在电脑桌面上一份被命名为Kiss Kiss to u 2,已经修改好的新闻稿。



同事们惊恐地发现这位脾气暴躁,从刚刚开始就有点神经错乱,还跳上桌子,现在吃着蛋糕的女人,居然露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灿烂笑容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
装潢简约中不失温暖的店内,舒适的空气里弥漫着面包,蛋糕,让人昏昏欲睡的香气。今天店里客人不多,只有一对情侣,分享着同一份蛋糕。



穿着白衬衫的Root,左手手肘抵住糕点展示保温箱,手指自然弯曲,轻轻撑着自己的脸,指尖传来柔软的头发质感。对面情侣有爱的喂食互动让她不小心轻笑出声,下次可以和Shaw试试。



中午Shaw的反应,真是有趣,竟然气急败坏地跳上桌子。看来她无论多生气,都不会虐待食物。Root默默在心中记下这一新情报。



Shaw戴眼镜的样子真好看,而且那还是自己的眼镜。她是在想我吗?Root更是止不住笑意,任由它更浓一分。


神游中的Root没有注意到,门口客人进来时碰到的风铃声。


这次的号码是加害人,正合Shaw的意,射穿号码的膝盖便溜走,留下Fusco处理现场。 Shaw推门踏进面包店,一眼就发现那个站在柜台后面的疯女人,她好像是面对着那对情侣,但眼神不知道往哪里飘,还在时不时地傻笑?!


皱了皱眉头,Shaw来到了Root的面前,敲了敲柜台说道:"就你这服务态度,怎么招待客人的?"


乱飘的眼神,听到那压抑着怒火的声音,便聚焦在眼前,看到熟悉的身影,棕色的眼眸聚焦成功,焕发出耀眼的光彩。


"Sameen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"Root的笑意都要溢出来了。

"额,那个,我之前吃过这里的蛋糕。"Shaw挠挠头,有点难为情。


女疯子从柜台后面走出来,Shaw注意到她右手的固定带,气不打一处来,上前一步,双手抓住女人的衬衣衣领,怒目而视。


情侣被突然闯进店里,还粗鲁地扯着烘培师衣领的中东混血女人吓了一跳,难道是抢劫?但看样子不太像劫财,劫色?蛋糕也不吃了,收拾好东西,飞快逃离案发现场。



"Sameen,你吓走我的客人了。"Root在这种情况下,看着眼前那个比自己还要矮一个头,烦躁不安的女人,扬起一个溺宠,不合时宜的笑容。


"听着,你以后不准单打独斗,丢下Harold给我带什么Message,有话自己说。" Shaw一想起Root不负责任的行为,太阳穴的青筋都跳动了起来,双手抓着Root的力度又加强了一分。


"哦?那你现在是想我告诉你那条Message吗?" Root成功抓错话里的重点,挑挑眉说道。


Shaw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面对这嘴上功夫了得的女人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"Whatever" Shaw双手一用力,将女人拉近,毫无预兆地吻上了那柔软的唇瓣。好笑地看着女人从调戏的表情,在双唇碰到一起的瞬间,变得不知所措起来。像是被Root的表情鼓舞一样,舌头用力,撬开了Root的贝齿,长驱而入,攻掠城池,不给Root丝毫喘息的机会,蹂躏着她柔软的双唇,抓着衣领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到女人的腰间。


This is my message.
专注亲吻着瘦弱的女人同时,Shaw心里想道。


而Root的大脑从刚刚开始,就当机炸裂,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Shaw在想什么Message,她只是隐约地尝到自己做的芝士蛋糕,香甜的味道。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吃蛋糕梗是昨晚看了舒淇一部微百合的老电影,里面有一个类似的场景,有人猜得出是什么电影吗?XD

最后祝大家妇女(腐女)节快乐!!!!

评论(29)

热度(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