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ego

Virtual Reality (十二)

电梯间:

第一章 第二章 第三章 第四章 第五章 第六章  

 第七章   第八章   第九章  第十章  第十一章 



留下工程师们解决水源问题,其余人员分别跟着Shaw和Root给居民注射疫苗。



小镇居民不会让你拿着一支他们没有见过,类似武器的东西,往他们身上扎。中世纪的人,根本不知道什么疫苗,什么是针管。

 


Shaw和Root可不会给每个人耐心解释,她们偏向于采取更加激烈方式。


 

“砰” 心情很不好的Shaw往一直在反抗的大汉脸上打了一拳。大汉感到一阵晕眩,晕头转向一会后就发现自己被几个人压在地上,钳住扭动着双臂,他无法动弹,只能惊恐地看着,黑暗中面容冷峻,没有温度,拥有中东血统美丽的女人,用尖锐的东西一次又一次划破他手臂的皮肤。

 


注射鼠疫疫苗的方法较为特殊,不同于其它疫苗的肌肉注射,它是采用皮上划痕法。在上臂外侧上部皮肤局部消毒后,划痕“#”,滴菌苗0.05ml,划痕长度约1-1.5cm,以划破表皮稍见血迹为宜,划痕处用针涂压10余次使菌液充分进入痕内,接种后局部应至少裸露5分钟,以免菌苗被擦掉。

 


15岁以上要滴三滴0.05ml的菌苗,即要在三处皮肤上,划“#”。Shaw抓着大汉的手臂,毫无犹豫地划上三个“#”。这些知识早就烂熟在Shaw的心里,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用得上它。

 


小镇的另一边,Root一行人试图为熟睡的居民注射疫苗。

不想惊醒小男孩,Root小心翼翼地划破小男孩的手臂,刚刚往两个“#”痕上涂好菌苗,却被突然进来的父亲发现。 “What did you do with my son?”男孩的父亲吼叫着向Root扑来。 Root轻盈地转过身来,抬手用电击枪将男人电晕,接着往他手臂划上三个“#”。

 


被惊动的小男孩,撑起身子,坐了起来。看看自己有点刺痛,手臂上的神秘符号和倒在床边的父亲,对准备离开,站在门前高瘦身影,疑惑地问道“ Who are you?” 

 


月光洒在Root棕色的卷发上,洁白的肌肤显得更加白净,清莹秀澈的眼眸,妖冶的笑容,这精致的面容像极了神秘的精灵。

Root笑了笑,眼睛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,“Just a sweet dream.”她调皮地向小男孩说道,便离开房间。

 


她们就这样,或暴力相向,或寂然无声,一间一间屋子,为所有人注射疫苗。

 


青石板,板石青,青石板上钉银钉。

天刚破晓,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星。



Finch利用建筑师画好的设计图,建好了供水与排水系统。系统开始运作,刚开始,看到潺潺的流水一道道漾开,接着,水流越来越大,清朗变化的水流声,回响在这个寂静的早晨,涤荡,冲击在泥土,石板地,鹅卵石上,洗刷着这座中世纪之城,水流之大,仿佛要将一切恶浊,肮脏,污秽洗净。



旭日初升,已见晨曦,驱散黑暗。

这座洗尽铅华,静谧的城镇迎来了它新的一天。

 


完成任务的14名队员在城堡门前,呼吸着早晨干净的泥土气息,享受着这一刻的清爽愉悦。特别是其中那12名由受害者转变成救人者,由驰骋官场,与形形色色虚伪的嘴脸打交道,到恢复原有的朴素的职业,做着自己擅长的事,他们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救人的快乐。

 


不过很快,这短暂的欢乐就被远处拿着火把,聚集起来的居民给打断。



“就是这个女人,在我的身上刺下三个恶魔的符号。”大汉指着Shaw,对其它居民叫到。

男孩的父亲也认出了站在Shaw身边的Root,“你到底给我的孩子下了什么魔咒,让他头晕发热?” 抱着小男孩的父亲怒吼道。

其它居民也纷纷开始哭诉自己身上轻微红肿,有轻度浸润的划痕。

Shaw翻了一个白眼,这是注射疫苗后的不良反应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“这是恶魔的烙印!”基督教教皇,打着火把,领着他的教徒,将她们的城堡包围起来。

“我们要将这两个女巫和她们的跟随者烧死!”教皇对教徒和居民喊道。



Root下意识地摸向她腰带后面插着的两把枪,心里算着需要多少子弹才能将这些人的膝盖射穿。



双方剑拔弩张,眼看一场大战即将爆发。

双方中间的空气中,突然凌空显示出一个巨大的,白色的英文单词。

“Congratulation”

 


接着,周围的环境迅速变化着,速度之快,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。对面教皇,教徒,居民在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
 


“呜呜——”

“轰隆轰隆,吭哧吭哧”

Shaw发现她们身处于一辆快速前进的蒸汽火车里。


TBC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