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ego

Virtual Reality (八)

“Humankind, bring out your dead, bring out your dead.”

城堡外面,士兵队伍敲锣沿街叫喊,人们听到声音,纷纷把染上黑死病而死去腐朽的尸体从屋里搬出来,这些人,有的是上了年纪亲切的邻居,有的是别人温柔的母亲,但数量最多的还是那些尚未享受过这个新奇世界的孩童,他们就这样毫无尊严地被堆在士兵准备好的平板手推车上。士兵将平板车推到无人的荒野,挖个大坑,将尸体倒进去掩埋。士兵们为了杜绝感染,身穿泡过蜡的亚麻或帆布衫,头顶戴着黑帽,戴上可过滤空气、状如鸟嘴般的面具,手戴着白手套。一切都显得这么荒诞,但,这的确是中世纪人们的生活,来不及悲伤,只能迅速处理掉尸体,否则,下个染上病的人就是自己。



 城堡里,每个听到叫喊声的人,心里都不好受。Shaw从酒窖扛了一箱酒出来,自己首先开了一瓶,对着瓶口就喝了起来。“我们暂时不能出去,外面到处都是可怕的传染病,外面的水也是传染源,我们暂时喝着这个。”Shaw对着只是呆呆站在大厅的人群说道。“嗯,我记中世纪的水没有消毒,人们都是把水酿成酒,这样水中的细菌含量就会大大减少。” 考古学家第一个回应Shaw,接着打开另一瓶酒。其它人也跟着拿起酒瓶,畅饮起来。



Shaw瞄了一眼,安静地坐在旁边的Root,血染红了她腹部处的布料,她看起来脸色不太好,Shaw皱了皱眉头。“你跟我过来。”Shaw 不由分说,拉起Root朝二楼的房间走去。Root就这样随着她,跟着她的脚步走进房间。酒红色的地毯,敦实的矮桌,两把古朴的木质椅子,中央古色古香的欧式大床。简单的家具,竟然将这个用巨大石块与木条板砌成的幽暗古堡,显得明快起来。Finch的品味。Shaw想道。


Shaw示意Root坐下。“你喝这个。”Shaw将自己的酒瓶递给Root。 Root挑了一下眉,掩饰不住笑意,她居然将自己的酒分给我?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



Root没说话,知道如果一开口,她肯定就要把酒拿回去,Root乖乖地接过酒瓶,喝了几口。 “你别喝完啊。”Shaw嫌弃地把酒瓶夺了回来。“哦?你还心疼这点酒。”Root笑着看这个愤怒的小矮子。“闭嘴。”Root的衣服毫无预警地被掀起,捆着腹部的布料被撕掉。Root还没来得及调戏眼前的野蛮人就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
“嘶”只见Shaw将剩余的酒全部倒到Root的伤口处。伤口凝结的血液被洗掉了一些。突如其来的疼痛,让Root纤细的手攀上了Shaw肩膀。


“你忍忍,很快就好。”Shaw拿出一把小刀,割下旁边一些坏死的组织。

Root抓着Shaw肩膀的手指发白,喉咙痛苦地发出一声呻吟。

“叮”子弹被取了出来,小刀被Shaw随意地丢在矮桌上。她马上重新拿起酒瓶往Root的伤口倒去。撕下自己的衣服布料,把伤口缠好。 


“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.” 软糯的气息从Shaw耳边传来。

  Shaw给了女人一个白眼。然后准备离开房间。 

“Sameen,你去哪,你忘记我们只有13间房吗?” Root歪着头,朝Shaw人畜无害地笑。 

“我睡大厅。” 

“你就这样丢下你的病人?万一半夜我的伤口又裂开怎么办?” 

“Fine.”  这女人怎么可以笑得这么美。Shaw脑子一热,觉得答应这疯女人的要求,自己才真的是要疯了。



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电梯今晚再补上。>_<

再不出门有人要杀死我

评论(5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