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ego

Virtual Reality (六)

“铃铃铃”

研究所的老式电话再一次响起后。Finch获得了Virtual Reality的管理权限。原来,The Machine早就察觉了Samaritan研究这技术的目的,在背后偷偷聚集人马研究counter measure. 正如上次证券所大战,也做了一套程序防止股市崩盘。可惜上次太急迫,差点就把自己的human agents也搭了进去。这次,为了谨慎行事,不引起Samaritan的注意,Finch获得的管理权限并不能改变虚拟世界大环境的变化,但是能够在虚拟世界里创造生存需要的东西。

 

在山洞里医生用一些衣服的布料,帮助Root包扎好了腹部的伤口。

Root休息了一天,感觉自己好了很多。今天,她打算出去探探路,那座诡异的城堡总是吸引着她的注意力。直觉告诉她,那座城堡肯定有逃离虚拟世界的方法。一行人向城堡出发。

 

拿着双枪的Root脚步轻盈,掩护着另外12人,穿越丛林,一路来敌人并不多,左右两支枪将一颗颗子弹送入敌人的膝盖里,敌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,弹无虚发。Root成功来到城堡门前。整座城堡外面覆盖着植物的根茎,相互缠绕、盘旋,没有规则可言。倒是前门有几个特工守着,看来这里果然是Samaritan的领地。

 

研究所里

Shaw发现几个Samaritan特工的身体机能监测仪不仅显示他们的膝盖的软体组织受到损害,他们的脑组织似乎有点异常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蚕食他们的脑髓一样。

Shaw更加担心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了。

 

拿着双枪的女人,带着她的队伍,已经硬闯进了城堡,里面光线暗淡,只有点点微弱的火把照着她们前进的路。队伍行走得并不快,穿越丛林已经耗费了他们太多精力。全身都有大大小小的擦伤,淤青,再加上一天一夜的不吃不喝,队伍已经在濒临溃散的零界点。不知道爬了多久,多少层楼。汗水滴在Root的睫毛上,糊住了眼睛。加上腹部的伤口被汗水浸着更加刺痛。揉了揉眼睛,Root看向身后情况比她好不了多少的人。心想,如果自己坚持不下去,也不知道他们自己能够活多久。于是乎调整呼吸,脚步更加坚定地继续往上走。

 

Root看到了出口闪烁着淡黄色的亮光,就像她这两天日夜想念的,有着她的回忆的地铁站,Root不知觉地加快了步伐向门外走去。

可是,门外的景象并不是自己所想象中的那般美好。映入眼中是一幅人间炼狱的场面,像是欧洲的某个中央广场,地上堆着腐臭的尸体,这些尸体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,皮肤干瘪,脸上已经长了蛆,被咬得面目全非,血肉模糊。淡黄色的光芒从广场中央散发出来。只见几名妇女被绑在广场中央的十字架上,她们疼痛得扭曲的脸,只剩下绝望。先是衣服,头发被燃烧殆尽,大火继续继续吞噬妇女们身体的其它部位。

 

Root的随行队伍一下子吐了出来,放火的士兵们注意到了这些外来者。不知道是谁先喊了出来。士兵们纷纷把这一行人围了起来。Root开枪射中几个士兵。接着,她的弹药就用尽了。“She is a witch!Catch her and burn her to hell.”听从命令的士兵将随行的人拦下。Root的格斗能力虽然不差,但是经过长途跋涉,能使出的力气有限。Root反手过肩摔了一个士兵出去后,不幸中了偷袭。不知道是谁往她腹部踹了一脚,Root无力地跪倒在地上。接着两个士兵把她架起来,绑在广场上另一个十字架上。

 

Root半睁着眼,看到另外十二个人或无助或悲伤地看着她。看来,我终究是不能善终,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被当作女巫烧死在一个虚拟的中世纪里。Bad code,Root笑了笑,也许自己也是一个Bad code, 而且将要分崩离析。可惜自己再回不到那间在世界上唯一温暖的淡黄色的地铁站,再也不能见到她唯一的几个朋友,还有那个爱生气的人,如果她现在看到我这幅模样会很愤怒的吧,Root低着头,看着自己再次裂开的伤口,再次挪动被绳子擦破皮的手腕。

 

士兵领队盯着Root不屑地说道:“Satan will never protect you. Who is gonna protect you huh? You evil witch.”话音刚落,就被自己的惨叫声打断。他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自己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膝盖。

 

“She is protected.” 黑色冷峻的身影,撂倒最后一个士兵。

“By me.”她接着说道。

Root艰难地抬起头来,周围的火光熏得她眼睛干涩,在看清熟悉的身影后,终于泪水决堤。


TBC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想要从中世纪开始写几个社会文明 想要一起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这文越写越觉得脑洞填不回来了 渣文笔,写不出想要的感觉 Po主已死^_^

评论(6)

热度(5)